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社会民生
安丘时事
基层动态
TV视频
镇街联播
外媒看安丘
教育 文化
广电在线
主持风采
本网原创
记者博客

安丘博客
拍 客 秀

人才招聘
安丘房产
公证
法律
健康咨询
通知公告
辉渠镇 大汶河开发区
重庆微耕机 旋耕机 大葱收获机 挖坑机 开沟机 中耕机 挖坑机 花生收获机 挖坑机 开沟机 大型开沟机 土豆收获机 大棚卷帘机 旋耕机 大型旋耕机 大型开沟机 铁塔 养猪机械 外墙保温材料 稳定土拌合站 电梯厂家 防水卷材 花生脱皮机 山东牛蒡茶 集装箱液袋 田园管理机 失眠治疗 保鲜蔬菜 玻璃钢罐 装载机 臭氧机 消毒液 二氧化氯发生器 豆芽机械 离心风机 富硒食品 饲料机 海洋玩具 造纸设备 劳保用品 氰酸钠 热水器 叶面肥 散热器 胎教仪 蜂窝陶瓷过滤片 水泥机械 温控仪 灌装机械 钻井机 纤维素 塑料造粒机 攻丝机 强力仪 脱标机 活性炭 潍坊东方武校 烘焙机 风力发电 导热油锅炉 不锈钢焊条 LED灯 绿化树木 大棚卷帘机 发电机组 机械模具 葡萄埋藤机 挖坑机 热水锅炉 铁塔厂 木材粉碎机 塑料包装袋 书画礼品 增压器价格 东方武校 孔雀 多功能书桌 水泥生产线 金刚砂地坪 溴甲烷 柠檬酸 防水涂料 变压器 石油机械 方向盘 污水处理设备 起重机 卷扬机 伺服电机 电磁加热器 粉体设备 种薯 热泵 自动送料机 酰胺 帘子布 工业机器人 种植收获机械 农作物收割机 电动四轮货车 老年代步车 餐巾纸设备 秸秆压块机 秸秆饲料机 秸秆颗粒机 生物质制粒机 太阳能工程 集热工程 玻璃钢井盖 墙暖
在外飘泊,总有许多感触,回望故乡,几多乡愁,几许忧思。常常在遇见老乡的时候,感觉到熟悉的味道;总是在听到家乡的消息时,忍不住关切。飘泊得再久,不曾忘怀乡音,太多的牵挂,一直游走心底。安丘新闻网特设专题:安丘老乡看安丘!与飘泊在外的安丘游子,共话今日安丘!
“老革命”林福祥的难忘岁月

 

两次电话弄明白了“老革命”林福祥老人的确切住址后,决定登门拜访。

林老应该是1931年生人,今年83虚岁。老人住自家老宅子的沿街偏房,跟其中的一个儿子住在一起,因此我可以敲窗喊人。必要的解释之后,老人起身给开了铁大门,让进屋里。老人身板硬朗,仍见当年的魁梧,尽管因气管不好、有些憋气,但说话底气很足,耳不聋眼不花。老人家一再问我在党校干什么,平时党校办些什么班,教些什么课,可见一丝隐隐的戒备心理。我一一解释,并说了能和他女婿论上辈份,再是出示了一份某个协会的会证件后,老人这才打开了话匣子,但提到别给他做宣传。

林福祥,原凌河镇田家庄(在牟山水库底,属移民村,今村名已不在)人,贫农出身,1951年入团,11月份入党。弟兄四个为老大,常去潍坊讨饭,16岁(19481025日)去安丘县政府(新)登记参军后,回来就穿上了军装。当时的想法就是吃饱饭就行。林老讲,当年印象特别深的是,参军后第一顿饭是满口逾腮的“窝窝头就着大葱和咸菜疙瘩”。当年林老年小,但并不怎么想家,一心想着完成任务、干好工作就行。现在林老想起父母眼里就满含热泪,达小记忆中,二老就没想着吃顿饱饭,全照顾了儿女。

林老先后在安丘凌河、应该是杨志堂司令(1923年5月生山东招远人1944年9月参加革命工作,1947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安丘第二武工队队长。)的区中队,县大队,以及后来的山东独立一旅三营一连,一直负责后勤保障供应等工作。到南京后又在重机械营从事机务工作。19511月赴朝作战,曾任班长,参加过第四、五次战役,1954年回国专业后被分配到到安丘凌河信用社,任信贷员。1960年前后东三省来安丘招收技术人员,林老因为政治过硬,加之资格老,便去了东北某省地质勘察大队从事技术工作。1980年来安丘铅锌矿先后干机务、警卫等,1985年离休。

林老讲,入朝作战印象特深的是,穿的棉衣是带杠子的志愿军军服,晚上行军、白天睡觉,黑夜刚走了23个小时,打着联合国军旗号的美国鬼子飞机来了,投了漫天的照明弹后,天地浑然一体、如同白昼。一声令下,我志愿军将士全部跑进和趴倒了渗人骨子里的、冰冻的稻田里。

朝鲜战场上,林老一开始干的是在平壤附近驻军的后勤保障。冬天的某一个晚上,雨夹雪,他和战友们每人身背200发子弹、4颗手榴弹、步枪、铁锹,再是缠了整个上半身的两袋子碗口粗的大米干粮袋,在送给养。林老那时候也就十八、九岁,一阵急行军之后累的浑身溻透了。到了朝鲜房东的家,连衣服也没脱,便倒头睡在了人家的热炕上。半夜五更,是浑身成了“蒸汽人”后才醒的,至今双腿疼痛难忍。

老人后来在团部干通讯员,成晚上的翻山越岭送通知、文件。林老讲,当年背着带锁的牛皮质文件箱送机要文件,那个叫“重要啊”,背在身上,而且要用手摁着,一只手还要寸步不让地放在手枪皮套上,生怕遇到什么“朝奸”之类的坏蛋。林老曾荣立过二等功,是在一次通过封锁线时,挨了一次美国飞机的炸,弹皮伤到了腋窝,血流不止,好在未伤及骨头,因此能够支撑着完成了任务。老人家的腋窝至今疤痕明显,但没评伤残。

林老还讲,1952年最艰苦,供应跟不上,吃不上饭,全靠喝南瓜汤打仗、度日。部队全部住山洞,一个班一个洞,洞内修了各小道住一人,晚上盖严洞口,怕露明,那个可真叫苦。

老人家六十年代在沈阳工作时,“文革”期间的某个晚上,小组政治学习讨论会上,有人在墙上画了一个“大王八”,还有一个箭头指向了“毛泽东”三个字。当年如果查实是谁干的,如果再有历史问题,这肯定是要杀头的。起初“造反派”们怀疑是林福祥写的,因此将他关了五五黑的禁闭,林老硬是以“上甘岭”的精神挺了过来。后来,那个反革命后被查出后,他才给放了出来。辛宝祥

                            编辑:大山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安丘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丘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安丘新闻网 电话:0536--4397058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
    • 实用网址
      • 企业推荐

        • |
          Copyright© 2011-2021 安丘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36-4397078 在线客服QQ: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邮箱:newsaq@126.com
          网站经营许可证:鲁ICP备09043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