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社会民生
安丘时事
基层动态
TV视频
镇街联播
外媒看安丘
教育 文化
广电在线
主持风采
本网原创
记者博客

安丘博客
拍 客 秀

人才招聘
安丘房产
公证
法律
健康咨询
通知公告
辉渠镇 大汶河开发区
重庆微耕机 旋耕机 大葱收获机 挖坑机 开沟机 中耕机 挖坑机 花生收获机 挖坑机 开沟机 大型开沟机 土豆收获机 大棚卷帘机 旋耕机 大型旋耕机 大型开沟机 铁塔 养猪机械 外墙保温材料 稳定土拌合站 电梯厂家 防水卷材 花生脱皮机 山东牛蒡茶 集装箱液袋 田园管理机 失眠治疗 保鲜蔬菜 玻璃钢罐 装载机 臭氧机 消毒液 二氧化氯发生器 豆芽机械 离心风机 富硒食品 饲料机 海洋玩具 造纸设备 劳保用品 氰酸钠 热水器 叶面肥 散热器 胎教仪 蜂窝陶瓷过滤片 水泥机械 温控仪 灌装机械 钻井机 纤维素 塑料造粒机 攻丝机 强力仪 脱标机 活性炭 潍坊东方武校 烘焙机 风力发电 导热油锅炉 不锈钢焊条 LED灯 绿化树木 大棚卷帘机 发电机组 机械模具 葡萄埋藤机 挖坑机 热水锅炉 铁塔厂 木材粉碎机 塑料包装袋 书画礼品 增压器价格 东方武校 孔雀 多功能书桌 水泥生产线 金刚砂地坪 溴甲烷 柠檬酸 防水涂料 变压器 石油机械 方向盘 污水处理设备 起重机 卷扬机 伺服电机 电磁加热器 粉体设备 种薯 热泵 自动送料机 酰胺 帘子布 工业机器人 种植收获机械 农作物收割机 电动四轮货车 老年代步车 餐巾纸设备 秸秆压块机 秸秆饲料机 秸秆颗粒机 生物质制粒机 太阳能工程 集热工程 玻璃钢井盖 墙暖
在外飘泊,总有许多感触,回望故乡,几多乡愁,几许忧思。常常在遇见老乡的时候,感觉到熟悉的味道;总是在听到家乡的消息时,忍不住关切。飘泊得再久,不曾忘怀乡音,太多的牵挂,一直游走心底。安丘新闻网特设专题:安丘老乡看安丘!与飘泊在外的安丘游子,共话今日安丘!
走近老革命杨福俊

 

    杨福俊是原安丘机械厂的创始人之一,他组织的技术团队,有着120多项技术革新项目成就。1959年成为与全国政协原主席李瑞环等一时的全国劳动模范,受到毛泽东主席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本人出席过全国工业交通运输、基本建设、财政贸易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曾是山东省的10位拔尖人才之一。

走近老革命杨福俊

辛宝祥

   近日的一个大清早,笔者来到位于商场路中段的市工业公司干休所,拜访了当年安丘工业战线赫赫有名的离休干部杨福俊老人。杨老是原安丘机械厂的创始人之一,1959年的全国劳模,他组织的技术团队,有着120多项技术革新项目成就,本人出席过全国工业交通运输、基本建设、财政贸易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曾是山东省的10位拔尖人才之一。

    笔者的“随手礼”是今年第二期《渠风》,这也是市政协王培范秘书长特意嘱咐的,上面有纪念老红军朱玉坤的文章。真是巧合,杨老跟老红军朱玉坤曾是战友,同在沂山军区(鲁中军区三分区)孙继先将军(注1)身边工作、生活和战斗过,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共同出席过很多会议,彼此非常熟悉。杨老身材魁梧,体格健壮,热情豪爽,开朗健谈,靠《渠风》为媒,不曾谋面、事先未约、冒昧打搅的我这个晚辈,受到了热情接待,一番长谈,我们竟然全都忘记了吃早饭。

    杨老1930年4月出生,今年84虚岁,属马,今景芝镇镇东人,12岁时到青岛做机械学徒工,吃苦耐劳,勤奋好学,13岁就学会了制造轻机枪,这也为他以后从事机械制造及军工生涯奠定了基础。杨老1945年8月参加革命,曾给当年的三分区孙继先司令员当过警卫,至孙将军干到四师师长。莱芜战役时杨老与单洪司令员(注2)一起负伤,挨的是炮弹炸,遍体鳞伤,包扎时只露出了一只眼睛,伤好后身体极度虚弱并患了严重贫血,于民国三十七年四月八日,从华东鲁中军区第三军分区退伍,回地方疗养,准备痊愈后随军南下,杨老至今仍保留着当年的退伍转业证。

    全国解放后杨老回了安丘,1950年先是到老家淮安县委党校(驻地景芝)学习,内容主要是党的基础知识、土改政策以及一些经济建设的必备知识,结业后于1951年分配到淮安县工会任搬运工会组织委员,1952年到淮安县建胜铁业社负责党务工作。

    1954年建胜和西关铸造厂,红光烘炉、白铁,莲子屯造铸社等五家单位组建安丘修配社(机械厂),是全县惟一的一家机械制造企业,后逐渐建各个分厂,发展为今天的电机厂、农修厂等。一千多人的一个县属大企业,杨老任机加车间主任、技术科科长,多年担任设计组组长。他尊重知识,一开始就在厂里倡导组织了技术学习小组,自己首先拜师刘乐善(注3),精通了机械制图、金属材料和金属工艺、钳工工艺,他注重在干中学、学中干,很快成为学者型领导、技术尖子,并被授予“山东省技术革新能手”称号。担任厂领导后继续组织办技术学校,配有专门技术干部任教,他自己也参加讲课,同时组织开展技术革新和技术改造活动,使厂里的大部分手工操作实现了机械化,后来被提拔为副厂长、厂长。笔者见到了他1960年1月1日的厂长任命书,加盖着王友章县长的印章。

    杨老以“干活猛、野”,不知道休息,能到忘我的境地出名,曾有七八个月不到屋里去的记录,白天黑夜地忙在车间里、工地上。有次是在改造“龙门铣”时,让机器伤断了手指头,他让卫生员别缝针,并着指头简单包扎了一下,就又回到车床上忙。过段时间后,两个指头愈结在了一起,动用了剪刀,好歹才分开,至今他的伤指还伸不直。还一有次是去县上开会,一位领导看到他脖子上一层黑东西,顺手捏了一把是些虱子,县长看后掉了泪,令其脱掉用旧手套织的上衣,丢进热水盆后竟然漂了“顺白”一层。

  苏联“老大哥”卡咱中国“脖子”时,没油了、积碳了(一段时间国产油品不合格,柴油机、汽油机都趴了窝),杨老没白带黑,绞尽脑汁反复试验了几天,终于找到了给机器加合适温度再加酒精化解积碳的办法,解决了汽、柴油机的洗缸问题。安丘机械厂的机器都转起来了,杨老的美名传开了,最后是全省取经,都解决了汽、柴油机的停转问题。

    杨老为安丘机械厂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因此能与全国政协原主席李瑞环等成为一时的全国劳动模范,受到毛泽东主席等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杨老回忆,在京期间,十大元帅他见了九位,参加过周总理组织的十几次便宴,饭后是观看全国各地名剧团进京慰问大会的节目演出,包括梅兰芳等四大名旦的表演,马连良那个时候还刚从香港回来,杨老有幸一睹其演艺风采。周总理当年有指示,全国劳模要进大学,组织安排杨老于1960年起,到山东机械厅主办的山工大(后改为山东工学院,今并与山东大学)边工作边学习了前后近两年,取得了相当于大专的学历。

    “三线重点建设”时期,杨老因政治、技术等各方面条件符合,被组织挑选安排于1965年3月到9314厂任厂长、书记兼厂长等职(厂址在五莲县),主要是研制生产航弹和8号火雷管,后者当时在我国国防施工、矿山采掘、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中,是一种急需的爆破器材,在全国是短线。杨老组织了4千万发8号火雷管自制设备的设计和施工,节约了大量资金,当年形成生产能力,当年投产。

    文革前期,杨老的“全国劳模”背景让其屡屡蒙难,1967年挨过惨整,造反派派员来安丘抄他的家,整他的黑材料。也就是在那时,周总理签发的国宴请柬,他的一些证件,与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山东省委主要领导的合影照片等珍贵资料被人抄走。多年军工期间,也亏了当时军委对军工企业有保持稳定的政策规定,只要是在台上,杨老有“说话”的权利,他就顶住派性、坚持工作在一线,因此受到了五机部的嘉奖。

    1970年5月至1975年10月,杨老在昌潍地区高戈庄铁矿任党委成员、副主任。杨老的军功章、纪念章,留下来的任命书,出席各级会议的代表证、纪念照等甚多,见证着其辉煌的革命工作生涯,他的气节、人品也同样让我钦佩、敬仰。几十年风风雨雨的历练,让杨老看淡了仕途官场名利。生性耿直,又是技术干部出身的他,不太精于政治,常常埋头业务,醉心倾情于技术、生产革新。他常有两句“不听些那个”、“提溜着两只手,到哪里都能有饭吃”的话挂在嘴上,这使有些领导同志很不愿意听。离开高戈庄铁矿后,杨老一门心思想研究汽车课题,个人要求与组织部门的工作安排意见大相径庭,他依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回安丘时的档案结论是“不提安排意见”,关系挂在安丘工业局,落实为副局长,主要分管技术管理工作和企业的挖潜革新改造工作,杨老主持过原安丘造纸厂的扩建和黄旗堡暖瓶厂的新建工作。笔者看过他的两份任命书,分别是1982年任工业局副局长、1984年改制后任工业公司副经理,一直到离休。

    1985年退下来以后,尽管没有什么高级职称(1988年县里才开始的高级职称评定),但浑身是技术的杨老,想闲也闲不住。当时,县木器厂从日本进口了先进设备,没人能够看懂资料也不会安装,急坏了的厂领导,登门请老局长“出山”,杨老二话没说,凭着几十年的过硬技术功底,一举解决设备安装调试投产等所有问题。牟平、淄博、潍坊等地机械业内,慕名前来聘他为技术指导的更是多得很。杨老讲了一个不是笑话的“笑话”,多少年几乎没提过工资,当时退下来的他,人家来聘张口、出手就是2000元,全干休所里发工资的加起来才是1600元。他搞技术指导服务不要钱,人家就来送礼品,有次是一汽车拉了二十多个礼盒,摆满了干休所的小篮球场,非议、舆论之声真是闹“翻了天”。当时的刘德仕县长等领导鼓励他该干就干,甭怕什么“红眼病”,但杨老很快还是“收心了”,没再去干所谓“礼拜六工程师”的活,而是发挥余热主要为县属企业服务。后来,他注册成立了安丘市电力工具研究所,在自己家潜心钻研。

  杨老有自己的堪为专利的多项成果,因为没交费、没申请,才没那个“名分”。像手动的带点作业电力工具、棘轮带电作业剥皮器、能做各种汽车板簧的“曲型线淬火机”等等,都已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批量生产效益甚好。杨老80岁那年,还进夜校学习了电脑,如今已能娴熟地使用电脑进行机械加工制图。

      杨老领着笔者看了他的二层楼上的几个工作室,笔者留意到老人家的案头放有往期的《渠风》。他特意介绍了目前在为有关部门做的景芝古城原貌的图纸绘制任务,并表示因能为安丘文史工作做点事而甚感欣慰。光绪年间的,上世纪六十年代总参测绘局的,还有现在的各种景芝城图摆满了大大的案桌,杨老详细介绍了俗称“北阁子”的老景芝玉皇阁情况,并绘了图,他的“景芝古城图”绘制任务不日即可完工。

    注

    1、孙继先(1911—1990),山东曹县人,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9月被授予中将军衔。

    2、单洪(1914—2002),原名单昭洪,山东新泰人,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两次负伤,解放益都(今青州)一次,再是莱芜战役。历任新泰县委委员兼军事部长,八路军山东纵队第四支队第二团长,山东鲁中军区泰南军分区参谋长、副司令员,沂山军分区司令员,华东军区后备兵团第二师师长,济南警备司令部参谋长,中央军委后勤学院战史教授委员会主任,北京林学院副院长等职。

3、刘乐善,杨福俊老人的朋友,可以称为是民族资本家,解放后命运坎坷,身份属“反派人物”,有过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的经历,都是当年的省领导马保三保的他。上世纪20年代留学日本、英国,学习机械制造,是民国时期胶济线上的技术权威、名家,抗战期间在今安丘市郚山镇马朗沟、泥沟等村创办兵工厂,主要生产步枪、轻机枪,支持国共两党抗战,因之能与山东八路军八支队马保三司令有深交。杨福俊参加革命前被他聘为技师,建国后他曾被杨福俊聘为安丘机械厂的技术教师。

                                编辑:大山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安丘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安丘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安丘新闻网 电话:0536--4397058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
    • 实用网址
      • 企业推荐

        • |
          Copyright© 2011-2021 安丘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536-4397078 在线客服QQ: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邮箱:newsaq@126.com
          网站经营许可证:鲁ICP备09043671号